追溯我的父亲八极拳名师郝鸿昌(1910-1994)——郝凤岭
2013-01-28  

郝凤岭          2012年

祖传武术,国术馆台柱

父亲郝鸿昌1910年8月6日生于河北沧州县。从小随祖父习武,得八极拳、劈挂拳、二郎拳、查拳和器械等之精髓。

1929年,年仅19岁的父亲即考进中央国术馆就读,在张宪(字骧伍)、张树声、李景林、高振东、王子平、马英图、朱国福等的指导下,进一步深造八极拳,并学得形意、八卦、太极、拳击、摔跤等,是当时馆中踢打摔拿的全能髙材生,并与马英图、朱国福结为“金兰之交”。1932年毕业时以优异成绩留馆任教。1933年全国武术国考,郝师以八极拳之技法,获无级别散打第一名,被张之江先生视为国术馆的台柱。1941年因教育有方,被提升为副教授;1946年升任教务长。1948年国术馆解散后,父亲随爱国人士张之江迁居上海虹口区多伦路张之江私家公寓。

板凳显威,横扫众匪徒

抗日战争时期,南京中央国术馆内迁到云南昆明、四川等地,父亲亦随张之江馆长一同辗转至云南昆明。一天,他去理发,刚理了一半,忽然听到街上一片喧哗,店老板结结巴巴地告诉父亲“街上强盗抢抗日物资的东西……”父亲听罢,顺手抄起一把板凳窜到街上,只见大约百来个歹徒头裹毛巾,手持长矛、苗刀正在穷凶极恶抢劫。那时父亲才二十八岁,血气方刚,大声吼道:“住手!”歹徒见他只身一人便似饿狼扑羊向郝师团团围上来……便手挥板凳,高架低栏,声东击西,左冲右撞,脚也不偷闲,忽儿“扫荡脚”,忽儿“连环鸳鸯腿”……这帮乌合之众,终被打得抱头鼠窜。第二天,昆明的报纸用了大量的篇幅报道了这场风波,父亲也名声大噪……   

礼邀父亲,终结深厚情

在父亲玻璃台板下,有一张孙中山先生的战友、国民党元老李烈钧先生的照片。说起这张照片的来历,还有一个小故事呢!一九三九年,李烈钧将军因患高血压行走困难,进出都需有人扶持。李烈钧将军听说武术可以治病,便礼邀父亲到李府教习拳术。二年后,李将军恢复了健康,健步如飞。李烈钧将军当时虽身居高位,却始终以老师”相称。从此父亲与李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至今郝、李两家的后代仍然往来不断……’经李烈钧将军的推荐,父孝任黄埔军校第九期上校教官。

老骥伏枥,报国心犹切

解放后,父亲定居上海,因报国心切,同张之江一起,曾多次上书毛主席,对发展中国武术事业提供积极的建议。毛泽东在1955年复函张之江,对张之江先生爱国热忱予以肯定。周恩来在百忙中多次接见张之江先生,鼓励他把武术事业搞起来。1965年张之江先生在上海弥留之际,念念不忘国术馆的建设,要父亲把国术馆搞起来。只可惜紧随而来的文革,父亲被迫下放到上海沪北燃料站,在一个煤炭堆栈当看守,并在那儿一直干到退休。文革不仅使父亲珍藏大量的武术历殆尽史资料散失殆尽,更使继承张之江馆长的遗愿——重建中央国术馆的愿望成为终身遗憾……1980年父亲重出江湖,继承张之江先生的遗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培养下一代武术人才作贡献。复出后的父亲曾任上海工人武术队顾问兼总教练、上海精武体育总会理事、武术散打队教练等职,并在上海同济大学、武警学校、上海体育学院、大世界游乐中心等处兼任武术教授等职,1983年父亲被评为全国优秀武术辅导员。

父亲卒于1994年11月,终年84岁。2010年是父亲诞辰100周年,以此纪念他为中国武术的发展、传播所作出的贡献。

1984年郝鸿昌老师在传授八极拳

郝鸿昌老师在舞青龙偃月刀

    郝老师与李烈钧将军之子李赣骅、李赣骝1940年合影         郝鸿昌拳照

全国擂台散打冠军、上海精武会总教练郝鸿昌与海灯法师弟子喻云程对练合影

上世纪八十年代,郝鸿昌指导弟子李业幸(左:桂林武协副主席、航天工业大学教授),赵光圣(右: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博士生导师)

上世纪八十年代,郝鸿昌指导弟子刘树军(中:上体休闲体育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赵光圣(右: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博士生导师)

 

本文及照片皆由郝鸿昌之子郝凤岭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