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信息
浅析《武林风》对武术国际化传播的影响——柳杰
2013/6/21  

文/柳杰 2013年

(湖北大学体育学院,湖北 武汉)

摘要:文章运用文献资料法,对《武林风》栏目在武术国际化传播中的影响进行分析。研究认为:武术国际化传播的过程中,应权衡传统武术和竞技武术(散打)的比重,才能让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的传统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与发展。

关键词:武林风  武术  国际化  传播

中图分类号:G8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5643(2013)01001603

前言

武术,它以中华文化为理论基础,以技击方法为主要内容,以套路、格斗、功法为主要运动形式的传统体育。《武林风》栏目的出现,更进一步地推动了武术国际化的进程,加快了中西方文化的交融。

《武林风》栏目特色

《武林风》是各种民间大师们展现武技的平台,雄霸河南卫视周五晚间黄金时段(后因限娱令出台,改为每周一21:15播出),全方位、多角度展现中华武学的博大精深,像王之亮展示的形意拳,武僧一龙展示少林功夫等。2004年1月1日《武林风》开播以来,栏目每年举行的六大国际赛事(中美、中欧、中日、中泰、中伊、中越对抗赛),为中国武术走向世界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其将中国传统武术文化和现代电视艺术的完美结合,缤纷云集的武术套路、酣畅痛快的搏击场面、源远流长的文化底蕴,节目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该节目的搏击参赛人员来自全国各地,在荧屏上切磋技艺、一决高低。

2007年3月17日《武林风》再次改版,改版后的武林风分四季进行,由《兄弟连之群雄逐鹿》和《明星兄弟连》组成。第一季是《兄弟连之群雄逐鹿》,由遭遇战、反击战、背水一战三个版块构成,分别由进2006武林风年终总决赛的百姓擂台选手分别带领东北虎、西北狼、梁山好汉、巴署神兵四支战队逐鹿中原,在武林风的擂台上充分展示草根英雄的风采,同时在节目中会有美女宾团的评审、预测、学艺等环节,调节现场气氛,增强与观众的互动,让来自民间的武林高手进行捉对厮杀,残酷角逐,让男人的勇敢、顽强、拼搏、汗水尽情挥洒,为《武林风》打造全新的平民擂台,为来自各个行业的武术爱好者提供创造自我的平台,积累了作战经验,贮备、开发了更具潜智的武术资源,为武林风走出国门奠定良好的基础。

体育传播与武术国际化传播

2.1  体育传播

传播是人类发展史上一中普遍的社会现象,它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的始终,可以说,人类的一切活动中都有传播的影子。

汉语“传播”这个词最早是英语communication的对译词,但是由于communication的意义更为丰富,有通信、传达、交流、交往等含义,其外延比“传播”要大,所以汉语的“传播”与英语的communication相似却并不相同。但由于两者之间的历史渊源,国内的一些学者还是认为,“作为传播学最基本概念的传播(communication),其主要含义是精神内容的传播”[1]

体育传播是以体育运动或比赛为载体的交流和交换信息的行为,在中国,古代体育的传播源远流长。中国古代体育传播的历史,从时间上来说,是指体育活动的出现,到18世纪末西方现代体育传入中国为止的这段时间;从内容上来说,是指中国古代历史上产生并发展的传统体育活动形式所伴随的传播活动。它既包括了华夏民族的传统体育传播,同时还包括了在历史上民族交往过程中,少数民族以及其他国家的传统体育传播传入我国并发展起来的体育活动的传播现象[2]

2.2  武术国际化传播

在中国古代武术向国外传播的过程中,由于受到各方面因素影响,武术国际化传播的对象主要是邻近国家,如日本、朝鲜、东南亚国家。武术的传播都是随文化传播而进行的。传播总体上可以为官方传播和民间传播。世界第一次认识武术是在1936年9月,第11届德国柏林奥运会期间。为了让世界认识武术,促进武术走向世界,在馆长张之江等人的建议下,组建了一支武术队参加奥运会表演。他们精湛的技艺和出神入化的表演轰动了世界。本届的奥运会主席李德华博士说:“没想到中国武术这么高超,真了不起。”此次赴德表演,可以说是中国武术真正走向世界传播的开始。张之江则可以说是中国武术真正走向世界体坛的第一人,他对武术走向世界的贡献是功不可没的。中央国术馆虽然没有注重对武术技术进行国际传播,但它通过表演让世界了解中国武术,对武术文化的国际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从传播学角度讲,利用重大赛事来表演、宣传,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传播策略。1985年8月到1998年6月期间,国际武联相继成立了5个洲际委员组织,达到了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基本要求。这些国际、洲际武术组织的成立,标志着武术在世界范围的发展开始走向联合统一的道路。国际武术运动跨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武术的国际传播出现了新局面[3]

《武林风》对武术国际化传播的积极影响

3.1  武术国际化传播对武术产业化的促进

在武术传播与武术产业的互动关系中,武术传播对武术产业的促进作用是二者关系中的主要方面。武术信息的传播和交流,事实上每天都在进行。自《武林风》开播以来,国与国之间的武术对抗赛、传媒对各种赛事的报道都是武术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真正对武术产业化有重要影响的武术传播活动几乎都是借助媒体而展开的传播活动。以国与国之间的武术对抗赛为例,两国对抗赛,关乎到本国荣誉,这理所当然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和内容;媒体因此能争取到更多的读者和观众,报纸能提高发行量,电视能提高收视率,互联网能提高点击率等。这之间能吸引更多的赞助商和广告商,不断扩大市场利益,而赞助 企业、广告客户和广告代理商对这个活跃的展示媒介存在一定的品牌宣传需要,这里的供给和需求构成了武术媒介市场。有较高商业价值的媒介以其独特魅力,能够吸引赞助商以购买标志权、冠名权的方式来扩大其产品的传播面。

在现代商品经济时代,武术市场运行机制已经启动,收到了一定的成效,但仍没有形成一整套完整的体系[4]。与日益火爆的中国大球市场相比,武术这一国粹的进程远远不尽人意。经济开发力度不够,人们的武术消费意识淡薄。武术的产业化就是采用经济手段,通过市场机制运作,使一个公益性体育变成一个文化产业。在市场经济全球化的21世纪,这是武术运动求得更大发展的必备之路。为此,要迅速健全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武术市场机制,加速武术自身资源的开发,鼓励和引导社会各行业、境内外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参与武术的市场开发,投资武术产业积极引导武术消费,发展有偿服务,健全武术市场中介组织,拓宽武术就业门路,武术资金来源多源化。由政府投资和社会集资相结合逐步向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经济实体过渡,并试行建立武术发展基金。从《武林风》栏目的运做来看,已有众多知名与不知名的企业参与其中,在《武林风》栏目成功的同时,众多企业直接或间接地获得了知名度和经济效益,这些企业就更愿意在武术文化市场投入,这种良性循环是武术借助现代传媒得以发展的良好环境。因此武术产业化应借助现代媒体打造全新的融资渠道,推行武术奖券、武术彩票等,甚至可以研究西方的博彩业在拳击等体育赛事中的运做,探讨在我国竞技体育尤其是武术赛事中的可行性。

3.2  更好的促进武术国际化

当今世界,经济飞速发展,国与国之间的交流与互动越发频繁[5]。与20世纪早期相比,由于资本家逐利的本性,资本在全球的流动速度越来越快。它带动了物质、文化和人员在全球范围内跨区域的流动,使得商品交换和文化交流呈现国际化趋势。

中国武术已经经历了几千年时间的洗礼,是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化遗产。随着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对中国文化有着极大的兴趣。武术作为中国文化的一个典型,理所当然的收到了追捧和热衷[6]

2004年《武林风》开播之前,武术在国际化传播的过程中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世界各地武术组织的相继成立、国际性武术比赛频频举行等,武术运动的规模和影响日益扩大。

《武林风》每年举行的六大国际赛事,其影响力空前绝后。2010年11月13日,拉斯维加斯时间晚上7:30分,“武林风决战拉斯维加斯”在著名的哈瑞斯大酒店重磅登场。比赛当天,一票难求,容纳近2000人的场地座无虚席。9场比赛,悬念丛生、跌宕起伏,最终,中方以5胜1平3负的成绩战胜美方。活动引起了美国媒体的极大关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拉斯维加斯太阳报、赌城天天报、黑带电视台等都多家媒体进行了全程跟踪报道,整个活动取得了空前成功。由于《武林风》连续两年在拉斯维加斯举办搏击大赛,已经在赌城及周边地区产生广泛影响,洛杉矶、旧金山的相关组织纷纷表示希望《武林风》能到当地举办类似活动,这再次印证了《武林风》是一个有文化影响力和品牌美誉度的优秀栏目;二、受到美国主流社会、特别是高层政要的关注与认同。美国国会议员Shelley Berkley、内华达州州长Jim Gibbons专门为活动发来贺电。参议院民主党领袖Harry Reid在贺电中说:“武林风拉斯维加斯之战,有益于经济复苏,有益于中美文化交流,希望比赛圆满成功。”《武林风》在美国影响力如此,在其他国家亦然。德国,中德赛后,当地市民、荷兰裁判以及德国搏击俱乐部的代表纷纷拉着中方队员和工作人员合影,有的俱乐部已经迫不及待,开始和栏目组商讨下一步的合作事宜。河南卫视官方向记者介绍了此次赛事在当地的影响:德国人用相当高的热情来接待《武林风》,赛事前期在德国刮起强烈旋风,德国几十家搏击俱乐部尽遣高手,参与选拔。比赛结束后,荷兰籍裁判、德方搏击俱乐部的负责人数次表达了他们对《武林风》的喜爱和赞扬。德国好多观众见到中国的参赛队员,不仅伸出大拇哥,还能喊出运动员的姓氏。汉堡之战引起轰动,与近年来《武林风》不断壮大的国际声势密不可分。这一系列的国际赛事,能让更多的国外武术爱好者去了解中国武术,了解中国文化,对武术国际化进程有深远的意义。

《武林风》在传播武术过程中的不足之处

4.1  处理好竞技武术与传统武术的关系

任何一种社会现象,都会给社会带来不同的影响,我们应该以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去看待它。《武林风》开播以来,对武术的传播与普及,不可否认,河南卫视功不可没。我们在观看《武林风》的同时,经常被套路选手们精湛的技艺所折服,格斗选手们矫捷的身法所感染,再加上舞台灯光效果,音乐效果等等,让我们感觉,这就是武术爱好者们想要的,但是从武术传播的角度出发,我们看到的有事另外一番景象。求胜是动物的本能,草原上,野狗遇到狮子,它们也不甘示弱。《武林风》栏目每年都有中外对抗赛,其主要内容是对抗搏击,战胜对手获得比赛胜利。国内选手中,王洪祥和武僧一龙都是佼佼者,王洪祥曾在武林风擂台缔造29战全胜的不败神话,武僧一龙据说更有着金钟罩、铁布衫之神功。但是中外对抗赛是国与国之间的比赛,关系到本国选手的竞技水平和本国荣誉。每次对抗赛中的传统武术套路表演都可以让人耳目一新,让国外武术爱好者看到中国武术的博大精深,可以从武术运动中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内涵,而我们也可以将源于中国的武术更好的推向世界。

据了解,国内的百姓,在观看中外对抗赛时,都希望自己国家选手获得比赛胜利,但被问及对传统套路表演的看法时,多数都会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他们所关心的是竞技对抗中选手的胜败,对传统套路表现冷淡。纵然,在武术国际化传播过程中,中西方文化差异会阻碍武术的发展,但是我们在观看对抗赛时,是没有文化差异的,只有动物的本能:求胜。孙子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国外选手要想打败王洪祥,或者武僧一龙,就必须研究他们的动作特点、技战术特点,但这仅限于国外运动员和教练员,更多观众关心的是他们的搏击水平,而不是研究对方运动员的技战术特点,这样,从对抗赛中能了解中国武术文化的群体,就只剩下国外运动员、教练员以及真正对武术感兴趣的武术爱好者、或者武术文化研究者。

由此可见,中外对抗赛在传播武术的过程中,受众群体只是从事武术工作的人和武术爱好者。而真正的广大群众,并不知道武僧一龙的少林功夫有何文化特色,王之亮的形意拳有何文化底蕴。原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李杰在第六届体育学科大会上发言说:“中华武术的百分之九十在传统武术上。”竞技武术国际化飞速发展,功归于国家政策扶持,相对于竞技武术,传统武术要滞后的多,才使传统武术成为武术国际化的配角[7]。既然是传播传统武术文化,为何赛场上现代竞技武术唱了主角?

4.2  过分塑造中国式英雄

《武林风》能有今天的影响,媒体对赛事的成功运作占了很大比例。王洪祥可以从南方城市的一个保安到现在的散打冠军,其自身水平是一部分,媒体的包装和宣传为其知名度的扩散起了很大作用。武僧一龙的金钟罩、铁布衫也就是我们说的硬气功,但媒体对一龙辞藻华丽的宣传让我们觉得他不是凡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中国式英雄。武林风发展伊始,或许存在着引导观众爱上搏击这个项目的正面意义。但时过境迁,那些最初通过武林风喜欢上搏击的浅层爱好者变成深度爱好者后,《武林风》却没有能与时俱进,仍停留在最粗放的阶段。同样是塑造王牌,武林风塑造的东方不败的英雄太高大、太空假,相比之下,K—1塑造的魔裟斗,有失败,但更有失败后的进取,从三年未染冠军到最后的再次夺冠,简直就像是一部搏击界的“奋斗”。

结语

《武林风》只是传播武术的一个平台,对于武术国际化传播的贡献走在了前列,但是我们不能只站在《武林风》的角度去传播武术,我们应该站在弘扬中华文化,使武术得到很好的传承和发展的角度去思考武术传播之路,应该以展现中国国民形象为前提,以弘扬中华文化为根本,以构建中国国家文化形象为核心,提倡文化自觉思想,崇尚和平的民族精神,建构体育、文化交流的平台,展现一种厚德载物的胸怀,以提升中华软实力为目标[8]。武术要发展,要从武术母体出发,对各类拳种和器械进行传承和发扬;武术要传播,也必须从其母体出发,全方位多角度的展示中华武术的文化内涵。武术源于中国,属于世界,散打和搏击同台竞技,也显示出中西方文化的交融,但散打只是武术母系里的一个子系。《武林风》是个很好的平台,我们可以借助这个平台让传统拳和各类器械,在国际上得到更好的传播,更多人的认可,不是仅仅只让搏击对抗运动闪耀光芒。因此,传统武术要在竞技武术的带动作用下不断地深化改革,吸收新信息、新技术,跟上发展的步伐。二者的协调发展,才是中国武术国际化的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

[1]张国良.传播学原理[M].上海: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2.

[2]王大中,杜志红,陈鹏.体育传播[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6:21.

[3]李平.武术在国际传播中的历史、现状与未来[J].搏击•武术科学,2008(5):5-6.

[4]赵永,彭春梅.从河南卫视《武林风》栏目的热播看中华武术的传承与发展[J].搏击•武术科学,2010(1):9-10.

[5]邹瑜.对武术国际化发展的思考[J].宜春学院学报,2008(30):140-142.

[6]孙鸿志,王岗.中国武术国际化传播的核心问题:理念的缺失[J].中国体育科技,2011(3):80-83.

[7]张茂于.武术国际化进程的分析与思考[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09(9):31-34.

[8]郭玉成,刘韬光.文化强国视域下武术国际传播方略[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12(38):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