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流派
峨眉武术起源与拳种浅析——李聪
2013/9/23  

文/李聪 2013年

一、峨眉武术翻浅析

峨眉山(“峨眉”亦作“峨嵋”)位于四川省峨眉山市境内,山势陡峭,风景秀丽,有“峨眉天下秀”之美誉。峨眉山最早作为道教仙山闻名于世,但在明清之后道教衰落、佛教兴盛,与山西五台山、浙江普陀山、安徽九华山并称中国四大佛教名山。

峨眉与少林、武当并称中国武术三大流派,但峨眉武术的起源历来众说纷纭。王亚慧等[1]将各种说法归纳为“白猿起源说”、“少林起源说”、“巴蜀起源说”、“三大起源说”、“尼姑起源说”、“道姑起源说”、“佛道起源说”,并分析指出峨眉武术应当是起源于峨眉山道家养生功法。

在以上起源说法中,“白猿起源说”传播最为广泛。《四川武术大全》[2]《峨眉山志》、《乐山市志》、《通背拳法》[3](民国时期日本人武田熙在北京习祁家通背拳后所著)及北京牛街白猿通背拳拳谱等资料皆持该说。“白猿起源说”认为,春秋战国时期白猿公(姓白,名士口,字衣三,道号动灵子,又名司徒玄空,人称白猿狙师、白猿道人)观山中猿猴后创峨眉通臂拳,并在峨眉山广授门徒。东汉赵晔《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卷九》[4]中记载,越王勾践采纳相国范蠡的建议,欲召见一越国女子,想“问以剑戟之术”。越女在途中遇到“自称曰袁公”的一老翁,遂与之较技,“袁公则飞上树,变为白猿”。故也有人认为袁公就是司徒玄空。明代唐顺之(号荆川)著《峨嵋道人拳歌》中有言:“道人更自出新奇,乃是山中白猿授”,也是众多武术界人士认为峨眉武术源自白猿狙师司徒玄空的旁证。但韩宝轩[5]指出,曰本人武田熙所著《通背拳法》一书正是白猿通背拳、祁家通背拳出自白猿公之批传的始作俑者。笔者浅见,峨眉武 术强调使用“五峰六肘”[6](“五峰”为头峰、肩峰、臀峰、肘峰、膝峰,“六肘”为砸肘、顶肘、撞肘、盘肘、压肘、架肘),具有鲜明的短打特色,故峨眉武术当属短打类拳法;而通背拳(通臂拳)具有典型的北派长拳风格,放长击远、劲力悠深,故其传自峨眉的可能性不大。

2009年9月,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肖家泽指出[7],从1984年起经过25年追本溯源,四川省武协确定了峨眉武术三大发源地,即川西一带的黄林门、峨眉山本土的拳种、内江资中的盘破门;民间以“五花八叶”指代峨眉武术并将其分为僧、赵、社等八大门派则是“长期以讹传讹”。“五花八叶”的说法源自峨眉山白龙洞湛然法师所著《峨嵋拳谱》(也称《拳乘》)一书开篇诗句“一树开五花,五花八叶扶,皎皎峨嵋月,光辉满江湖”。后有一些武术界人士遂将“一树”认作峨眉武术,将“五花”认作峨眉武术流传在四川不同地区的五大流派,即丰都的青牛、灌县的青城、通江的铁佛、开县的黄陵、涪陵的点易;将“八叶”认作峨眉八大拳种,即僧门、岳门、赵门、洪门、化门(《四川武术大全》谓其乃戚继光《纪效新书》中所言“囮拳”)、字门、会门。赵斌等[8]指出,湛然法师并非通常所说清初人,而是清中后期人,真名何崇政,四川名山县(今属雅安市)人,是天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记室”(即秘书),于石达开兵败大渡河后避难峨眉山;后以袍哥会(即哥老会,为天地会分支)组织形式结交志士意图反清,但天平天国已分崩离析,何遂于峨眉山落发为僧,法号湛然;“五花”实为当时四川袍哥会的五个堂口“仁、义、礼、智、信”,僧、岳、赵、社等“八叶”则是这些堂口传授的武术拳种。

代凌江等[9]则指出,峨眉山史料中有关峨眉山僧人或道人习武的记载比比皆是,但是没有道姑,也没有女尼。由此否定了峨眉武术创自道姑或尼姑的说法。

总而言之,至明代时峨眉武术已以拳法、枪法[10]闻名于世。明代武学大家吴殳在其著作《手臂录》[11]附卷《峨嵋枪法》中对“西蜀峨嵋山普恩禅师”所传“峨嵋枪法”作了阐述,并称赞峨嵋枪法“卓哉”。明代唐顺之观峨眉武术高手练拳后,写下了著名的《峨嵋道人拳歌》(收录于《荊川先生文集》卷之二),这是我们了解明代峨眉武术的珍贵史料(见图:峨嵋道人拳歌)。

在这首诗中,唐顺之从刚(“崖石迸裂惊砂走”)、柔(“百折连腰尽无骨”)、速度(“去来星女掷灵梭”)、发声(“低蹲更作狮子吼”)等多方面描绘了精湛的峨眉拳法。从这些表现特征上看,峨眉拳法的确是刚柔并济。

二、峨眉武术拳种浅析:基于《四川武术大全》视角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四川省经过近五年的大规模武术普査工作,走访了数以千计的老拳师,搜集了1093个徒手套路、518个器械套路、41个对练套路、276个练功方法和14个技击顶目,最终汇集成包含67个拳种及“其它拳种单套路”的大部头著作《四川武术大全》(以下简称《大全》),于1989年11月出版发行,分为上、下两册。时至今日,《大全》已成为我们研究四川(含重庆)武术和峨眉武术的重要历史文献。

那么何谓峨眉武术?其范围如何界定?这是我们了解和研究峨眉武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在2007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申报材料《峨眉武术》中,对峨眉武术的概念进行了界定:峨眉武 术是指产生起源于四川峨眉山并广泛流 传于整个四川乃至西南地区的武术的总称。笔者认为这是一个较为准确的定义,廓清了长期以来将峨眉武术与四川(含重庆)武术划等号的笼统做法。从上述定义出发,则《大全》中明确写明源自峨眉山的拳种仅有6个:

(1)黄林派,一说为峨眉山万年寺旁一道长所创,一说为四川彭县九峰山居住的多位武师共创,成都体育学院邹德发著《蹲桩拳》[12]、温佐惠与陈振勇著《巴蜀武术》”[13]介绍了黄林派火龙拳套路;

(2)化门,由清光绪时峨眉山修德禅师传出,化门拳法套路“三十六闭手”[14]由已故著名武术家赵子虬整理传出(不过《大全》将该套路收入“蚕闭门”一章);

(3)卦门,北京田口所传阴阳八卦掌[1516]言其为峨眉山碧云、静云两位道长传于田家先祖;

(4)子午门,其中一支为峨眉山太空、神灯两位法师所创;另一支言其为峨眉山道人福音子所传;

(5)象形拳,主要有峨眉僧人和道人传出的蛇拳[17]、鸭形拳[18]、青龙拳、虎爪拳、跛子拳、六乘拳(模仿白鹤和青龙动作而创)等;

(6)峨眉十二庄[1920],—支为南宋峨眉山金顶寺白云禅师所创并于近代传至周潜川等人,另一支为湖北麻城武举姜一怀学自峨眉山金顶朝天洞长老后传出。但峨眉十二庄作为一套导引养生功法,似乎难以算作严格意义上的武术拳种。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虽然盘破门是四川省武术协会于2009年认定的峨眉武术三大起源之一,但《大全》中所言盘破门七个分支均未有出自峨眉的描述,倒是其代表人物刘杠(也有资料写为“刘赣”)有三下河南习艺(前两次学于河南少林寺,第三次得河南一老僧授盘破拳法)及外省武师(如广东人刘厚斋、李幺广)传盘破门于川等说法。笔者浅见,盘破门更有可能源自少林派,通过刘杠等历代武术家对之不断优化革新,发展至今而成为四川武术的优秀拳种之一。

在兵器方面,“峨眉出剑仙”是《蜀山剑侠传》等近代武侠小说的惯常写法,认为峨眉兵器以剑为长。《大全》第六十八章“其它拳种单套路”载有“短剑(鱼藏剑)”(即短剑十三势),据说传自清代峨眉道人李慧心,可谓是峨眉剑法珍品。北京体育大学李士信教授著有《峨嵋剑术》[27]一书,对短剑十三势作了详细介绍,但与《大全》在其中几势上存在名称差异。

除上述《大全》所载拳械外,四川省外还有三个拳种的传承据言与峨眉有关,简述于下:

一是峨眉拳(又称玉女拳)[22],以河南开封拳师孟宪超老先生为代表(其于1958年在重庆读中学时学自吴先绪)。该拳称其祖师为一道姑,拳理方面推崇“不接手”打法,风格独特。“不接手”的实质即为截击和闪打,从这个角度讲,该拳和李小龙所创截拳道的技击理念非常一致。

二是白眉拳,成都体育学院习云太教授著有《中国武术史》[23],书中言白眉拳由峨眉道人(其它一些资料更明言是白眉道人)传出。但也有不同观点,例如广东、香港等地的一些白眉拳组织就认为白眉拳是源出少林、传至峨眉后再传至岭南。

三是侠拳,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史》中言俠拳由大侠李胡子从峨眉山带到广州。故有不少资料据此断定侠拳源起峨眉。但侠拳代表传人、已故广东武协副主席邓锦涛老前辈及其子邓镇江演述 的《侠拳》[24]一书中认为,侠拳是在清朝时由少林和尚开始传出,临济派和尚星龙长老(又名金钩禅师、大侠李胡子)得其真传后由四川云游广东时所传。

习云太、吴信详、吴信训著有《峨眉散打术》[25]一书,可从中了解峨眉武术乃至四川武术的一些实战技术。

三、本文参考书目一览

本节特提供本文在写作过程中所参考书目如下,以证本文所言有据。

[1]王亚慧、代凌江,《试论峨眉武术的起源及对“白猿起源说”的质疑》,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10年第5期;[2]《四川武术 大全》,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年版;[3]武田熙《通背拳法》,中国书店,1986年版;[4]赵晔《吴越春秋》,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5]韩宝轩,《武田熙〈通背拳法〉一书的讹传》,《精武》,2007年第8期;[6]邹德发《峨眉拳初探》,成都体育学院学报,1983年第4期;[7]任翔,《25年追本溯源峨眉武术首定三大发源地》,武当,2009年第11期;[8]赵斌、代凌江,《关于峨嵋武术分类中五花八叶的历史渊源考证》,四川体育科学,2008年第2期;[9]代凌江、赵斌,《浅淡武侠小说和武侠电影对峨眉山武术的误读》,搏击•武术科学,2008年第7期;[10]代凌江、赵斌,《峨嵋武术中峨嵋枪法的历史渊源考证》,四川体育科学,2008年第4期[11]吴殳,《手臂录》,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年版;[12]邹德发,《蹲桩拳》,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年版;[13]温佐惠、陈振勇,《巴蜀武术》,人民体育出 版社,2010年版;[14]赵子虬,《峨眉化门南拳一三十六闭手》,武术健身,1985年第1期;[15]田迴,《阴阳八卦掌•蟒形掌》,人民体育出版社,1990年版;[16]田迴、田克延,《阴阳八卦掌•狮形掌》,人民体育出版社,2000年版;[17]李蓉,《蛇拳》,成都体院学报,1984年第2期;[18] 周明德,《鸭形拳》,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19]周潜川,《峨眉十二庄释密》,山西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20]叶涤生,《峨眉十二庄》,上海翻译出版公司,1988年版;[21]李士信、刘慧宁,《峨嵋剑术》,金盾出版社,2006年版;[22]董如军,《民间武功宝典》古传实战秘技》,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23]习云太,《中国武术史》,人民体育出版社,1985年版;[24]邓镩涛、邓镇江、赵秋荣,《侠拳》,广东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25]习云太、吴信详、吴信训,《峨眉散打术》,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86年版。

四、结束语

中国武术长期以来缺乏文献资料的记载,这对我们探究传统武术的源流及内容造成了很大困难,威眉武术也不例外。如何挖整峨眉武术并在新时期将其发扬光大,以增强人民身体素质、振兴民 族尚武精神、传承民族优秀文化,是我们每一个武术爱好者都应深思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