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刀图说》试解(三)——小郭
2017/4/5  

文/小郭 2016年6月13日

从本篇开始我们将讨论具体的刀势。

笔者学过的兵器很少,对苗刀的认知主要来自苗刀吧的墨云和太祖十八两位巨巨,他们曾经带我对拆过苗刀中的一些刀势。今年2月份春风馆的油来青岛交流,为我们揭开了日刀的一些奥秘。我由衷感谢这几位亦师亦友的同好,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对刀剑的理解至今还是一个大写的懵逼。当然,必须要说明的是现在我依然是个辣鸡,并且有视频为证……顺便交代一下笔者在兵器武术上的基础是单手刀和达摩剑,对单刀图说的分析很可能会按自己的理解跑偏,所以以下内容万不可轻信,各位同好一定要先仔细阅读原文,带着自己的理解对我的笔记批判一番,评论区会保持开放,请大家多多批评斧正。

《单刀图说》试解(三)

左右定膝,在现存的苗刀中是一个重要的刀势,朝鲜势法中有与定膝外形十分相似的“逆鳞”势,而新阴流中称定膝为“小诘之构”,是一个防御性的站姿。​定膝的姿态较低,用刀挡住身体,刀竖直前探定在膝盖上方。从《单刀图说》的图画和油演示的“小诘之构”来看,刀柄并不是死板地抵于膝盖上,身形也并非某些套路和电影《倭寇的踪迹》中那样夸张地前俯。倒是形意的三体式更符合定膝的站姿,参考五行刀的起手姿势:双手持刀站三体式,定膝get√。

《单刀图说》试解(三)

在刀对刀的情况下,定膝式防御严密,对方并不容易打入。我持定膝逼入,诱使对方进攻,我大概能预测和预判打来的方向(一般就是↙或↘,除非有特别清奇的脑洞)有备而反击,有心理准备的往往能打死冒进的。在苗刀和日刀中还有其他类似于定膝的用法,因为我对这些东西还没有吃透,在这里就不胡说了。

​单刀图说中的定膝式是针对长枪设计的,基本的理念与日刀符合若节,都是作为一个严密的迎敌守势。区别在于,枪与剑进攻方式不同,长枪的攻击就是一个直刺,且变化的速度极快。故程、吴的定膝在具体应用方法上区别于剑对剑的打法——短兵防长枪最稳妥的方法是制造大夹角,从这一点上看定膝无疑是一个理想的架构。在这里,我们其实可以将左右定膝看作一个站姿的“正架”和“反架”;上弓、低看是定膝的后坐变形;外看在古谱中只有对右,其实对左亦可。左右定膝、上弓低看、左右外看这六个站姿和它们之间的转换构成了一组战术动作。如果我们非要照搬古谱理解为我先站什么姿势等对方刺来变成什么姿势,对方会怎样再刺来我再变成什么姿势,就把它理解死板了,无异于告诉对手:我这有个陷阱,你跳进来呗……现如今信息时代大家都是学富五车,玩兵器的同好谁不是熟读明清古谱合集,你摆出个姿势大家都知道是哪本书哪一页的。所以按照死板的刀势转换去打人是不可能的。

持定膝势时,我的身体斜侧面对敌,可借用枪术理念将胸腹一侧称为内侧。

枪从内侧扎来,我向内侧挑挂,用大夹角把刺来的枪防住,然后顺势转腰后坐劈开枪在我内侧,即前篇所分析的鸡啄粟(一挑一劈)。

枪从外侧扎来,我向外侧后下方削下,刀刃咬住枪杆,防开枪的同时也使其不能立刻做出虚串。这时我的刀骑在对方枪杆上下压类似拿枪伺机近身砍杀。这是个理论正确的过程,实际要用出来需要在恰当的时机莽进,但莽进也不一定成功,因为“长兵在退”,即使新手拿长兵,只要会退步拉开距离,短兵基本无解。​​

处于这种不对称的对抗中,所有技术都可以说“没有什么卵用”,但是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它甚至不一定来源于格斗经验,只是对某些规律的具象化。单刀法选的担肩、单提,你能拿它代替中段当迎敌架子用吗?肯定不能。

《单刀图说》试解(三)

​拗步削刀,观察图中人物腰带和刀鞘的位置,右腿在前而双手在右膝内侧向左下方削刀,这在武术中一般被认为是顺步。我认为是图画反了,《单刀图说》的图画的有许多错误,我们在后面逐个分析。同乡太祖十八教我的刀势中,拗步削刀是上左脚,双手在左膝外侧向左下方削刀,拗步削刀与迎推势连用以开枪。迎推见于单刀法选,是典型的短对长的技法,如果对付刀剑,朝鲜势法的钻击和朝天势的变形防御效果更好。

需要明确的是,从定膝势起手就是为了削对手长枪的刺,对方从那边刺来就往那边削,持刀者作为弱势的一方没有选择的余地。顺步与拗步都是实战中随机应变产生的形态。

至于图画出错,我猜测要么是吴殳绘画水平太渣,要么是再版时图画失真(《单刀法选》的民国版本配图也很辣鸡),使图中细节有误。我看到最早的一版《单刀法选》影像是清中期出版的,图画相当精美准确。感谢古代的良心出版商。与《单刀法选》对比,可以确定正确的拗步削应当与《单刀法选》中的拗步刀势,和苗刀套路中的拗步削相同。

《单刀法选》的拗步势还有一些其他的用法,我们暂不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