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刀图说》试解(五)——小郭
2017/4/5  

文/小郭 2016年6月15日

朝天的绘图有一个明显错误,刀鞘竟在右臀上。不过动作没有太大问题。

左八字:枪右来,前足开左,进左足拗斫之。

右八字:枪左来,前足开右,进后足顺砍之。

这两句很好理解,其实就是用类似八相的朝天势迎敌,视情况向左前方或右前方上步,用袈裟斩击落枪杆。具体上步的方式,我想倒不必拘泥于吴殳所写的步法。实战本来就充满了变数,我们研读古谱不是为了把自己变成PPT讲义。

在前篇中我们说过,短兵器防长兵器的基本原理是制造大夹角,那么由此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思路:“挨打”与“找打”。

夹角防御出自枪法,两枪必须构成“X”​​形才能做出有效的防御动作。太公钓鱼即武术中的枪桩,将枪尖稍上抬以迎敌,就是摆好一个接敌夹角的守势。持短兵防御枪时,夹角应做的更大,因为短兵的防御距离与扎枪的速度相比实在太小,我来不及从平行或小夹角切换成大夹角再把枪挡开,即使做出正确的动作也被枪扎穿了。定膝就是这种思路下的合理架构,效果与太公钓鱼类似,所以它是一个合理的“挨打姿势”。

另一种思路是“找打姿势”​,把刀调皮地举高(朝天)、放低(外看)、放在身后(提撩、单提)甚至扛在肩上诱敌,感觉自带台词“你来嘛,你娃来打我嘛”。对方扎来的瞬间用一个大动作把对方枪杆“拍开”,以一个防御面挡住对方刺来的一个点。理论上讲,如果时机把握的准是行得通的(当然了,实际操作的效果很可能是嘿嘿嘿你懂的)。朝天就是这种思路。

而左右八字,闪身进步的方法在武术中有许多素材,这里就不详细地分析了。​

《单刀图说》试解(五)“独立势用法,不出于此。”

​“移前足,进后足,刀从上而下,可变右撩刀势。”​

这句话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信息:朝天与提撩可以相互转化的,也就是说,朝天、左右提撩、左右独立可以构成一个组合刀势——向下击打用朝天或独立启动(八相和提膝的八相),向上击打用左右提撩(胁构)启动,一个击打完成后可以立即转换成另一个方向的击打。这与定膝、上弓低看、外看的组合一样,是一组“战术动作”。而且是剑道里基本没有人会去用的两个构,想想看这样打人还是比较浪漫的。

朝天与左右提撩、独立在移动中换势,而核心的方法不变,就是在移动中拼命斫枪杆,砍枪杆的四个方向:↙↘↖↗。​​连起来看,有没有觉得眼熟啊,这不就是欧剑的梅耶大方块么。

对单刀图说的朝天势分析到这里,已经足够了。但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从单刀法选到单刀图说,再到现在的苗刀套路,总感觉朝天势哪里怪怪的?​

没错,就是有蹊跷。​

朝天势在油演示的古流剑术中并不是一个迎敌起手式,而是一个用于防御的格挡动作。这里不做详解,因为文字描述不清。这里留一个线索:朝天的防御用法可以参考《朝鲜势法》中的钻击势。

这里可以引出另一个问题:中、日、朝的双手刀剑在历史上有过深入的交流,基本可以确定中国明朝的双手刀技由日本传入,是日本阴流剑术的出口版本。原版与出口版在动作架构上具有极高的相似性,但是对每一个刀势用途的阐释却不同,大陆版全部是针对长枪的防御技。对比网络上出现的阴流图卷,可以推测,日本保存的是更古老的形态(毕竟是原版)。出口版传入大陆后,明朝人根据战阵需要,更改了大部分刀势的用途。​

说到这里,如果追求“原始”的双手刀剑,最好的选择还是去日本本土跟古流剑术学。但并不是说现存的苗刀套路和大陆版的古谱不好,实际上这里又牵扯到另一个问题:明朝武术是为军事服务的,武术在这时期的发展符合了当时的实战需要。在《单刀图说》序言中有介绍,枪是首选的冷兵器,故刀以枪为假想敌,以及其中对付长枪的刀势,也必定凝聚了那一代人的实战经验,是符合历史规律的,所以说研读古谱依然有意义。​

而苗刀套路能为我们提供每一个刀势准确的身姿和运动轨迹,这又正是古谱所缺乏的。​

所以对于古籍、苗刀,以及中日双手刀剑之间的渊源,我们要用客观的心态去看待,避免非黑即白的草率评价。不能因为它们之间的差异就完全肯定一个,把其他的一棍子打翻,或者是只看其中的相同点,把不同之处都归结为一方的错误。​这才是我们对待历史遗存的正确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