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搏击,拳派生存发展的灵魂——潘霜喜
2017/5/12  

文/潘霜喜 2017年5月9日

中国武术的最大特征就是实用搏击,这也是武术最初形成的基本功能,至于养生与表演艺术的发展是其整体功能中的组成部分。武之为术就是它的实际应用价值,客观的讲武术是一门技能,一门融搏击、养生及艺术观赏为一体的综合技能。

在练习武术的过程中,习练者根据自身的目的及其偏好而选择了不同的练功内容,如若真正追求武术之真谛务必研究武术之搏击方法,甚至研究修炼武术搏杀技法的精髓内容。因为这是武术之根,也是武术延续几千年久盛不衰的根本原因。中国武术拳种流派繁多,可谓是百花齐放,然而在各拳种初创之时都是从实战中拼杀出来的搏击经验,通过几代师傅的努力方能形成独特的技术体系。由基础的攻防技能演绎成浑厚拙朴的功力劲道,进而上升为替代手臂的器械练法。在脱离古战场的血腥之战演变成陆地徒手搏击的近战功夫体系,最终把搏杀技法汇编成综合套路练习,由此可见古代师傅传艺之用心良苦。

实战搏击的练习讲究简单直接,然而最为关键的还是功力的练习,搏击时没有过多的时间周旋,碰上了就是一击必杀的致命招式。现在的武侠影视及各类比赛的宣传误导了武术的原始搏杀功能,这些现象应当理解。古代武术拳派中的搏击方法与今人感性认识的截然不同,其练习方法都是非常智慧的高明手段,实用起来也能令对方不知所措而瞬间丢了性命。踢、打、摔、拿只是肢体的攻防技能,还有更为阴险的暗器毒药之类的伤人夺命之技,如贴身用的手扣就有内外用法之分,内用则为抓撕对方筋脉,外用则为戳捣对方软肋。铁鞋的用法是脚尖前有钢板固定,专用于攻击对方阴裆及腋窝部位,还有为了防止对方的突然袭击,在自己的软肋及胸前内藏软甲保护自己。更有甚者在匕首刀刃上涂抹毒药,以达伤人致命的目的。用于远距离攻击对方的如带有毒药的飞针、飞刀、飞爪,清代野史记载著名的血滴子就是专门用于夺取人体头颅的绷簧暗器。古时武术搏杀技法的残酷非常人所能想象,一段武林,一段传奇,身在江湖,身不由己,武林就是一横一竖写成的胜败存亡之道。

在武林派系中有些门派绝不允许弟子传人学习飞刀暗器之类的夺命技法,更不准违背武德修为呈一时之英雄。无论是明打还是暗斗都要有规矩,否则即便是一时之胜也会遭同行耻笑,严重的会遭人暗算致损财害命。武术之搏击能救人亦能害人,单就自身而言,练就一身武艺要付出常人难以付出的代价。练武人在追求至高武技路上所经历的内心酸苦与身外劳伤,是一种身体与精神的磨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或许是练武人内省与孤独的真实写照吧!故此,没有超强的意志力武学之道也只能是谈谈而已。现代武林门派的搏击技法大都褪去了原始搏命技法的本初意义,正规的交流比赛讲究以武会友,点到为止。竞技类的赛事也以点数及击打有效部位为胜败准则,民间的武术家在传承实用技法时也多以喂招开套的方式讲解实学之道,待功夫有所长进方可学习真打实搏技法的练习。

拳谚云:拳不打会。武术的搏击本身就是一门用于攻击人体要害部位与伤害对方的技能。习练者通过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锤炼,攻击普通人肯定能瞬间制敌。人外有人,再好的技术都不可能冠绝天下,武行的规矩特别大,越是有能耐越要低调,越练越感觉自己初得武道之门径。悠悠国术,历经千年传承,岂是三年五载所能窥破的红尘往事,静心历练,以武悟道,在功夫的修炼中笑对百变人生。